沙村新闻

螃蟹:吃过、爱过,但你画过我吗?

热度:2694
2019-11-23 19:32:22

李苦禅的双蟹竹香蕉画,水墨画,68×68厘米,1980年

天空很高,云很轻,秋风习习,是吃螃蟹的好时机。俗话说,食物对人来说是最重要的,古代中国画家留下了许多古代流传下来的优秀作品,因为他们“胃口好”。在十月的金秋,和时尚集市艺术一起去品尝一种“画中菜”螃蟹

=========

《吃螃蟹的历史》

将适量清水倒入锅中,将洗净的螃蟹放入锅中,蒸15分钟,然后加入姜末和米醋作为蘸料。这种简单美味的佳肴自古至今一直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。

古籍中记载的“吃蟹史”可以追溯到周朝。“李周·任意”写道...而不是赞扬羞耻,以及后来孩子们的食物羞耻。”东汉学者郑玄对这段话评论说:“令人羞愧的是四季都吃的饭。如果荆州的鱼是青州的螃蟹。”周王吃的“青州螃蟹许”是中国最早的螃蟹记录。

考古学家在考察人类生活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时,在海龟、野生动物和其他动物的骨头中发现了蟹骨碎片。这表明,早在6000年前,原始人就把螃蟹作为食物,但那时螃蟹只是“裹在肚子里的食物”。

魏晋南北朝时期,随着中国政治文化中心的南移,许多与现代有关的饮食习惯逐渐形成,包括吃螃蟹。

人们不仅喜欢吃螃蟹,而且逐渐注意如何吃螃蟹。明代,著名的“蟹八件”诞生了,有垫、敲、劈、叉、剪、夹、勾、持等多种功能。因此,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,吃螃蟹逐渐成为一种文化享受。

关注官方微博“时尚集市艺术”,

绝不能错过更多精彩的艺术内容!

=========

“文人和螃蟹之间牢不可破的纽带”

“秋风,蟹脚痒痒。菊花开花,闻螃蟹。”从魏晋开始,人们逐渐把吃螃蟹作为一种浪漫优雅的饮食消遣,并将吃螃蟹与饮酒、赏菊和诗歌创作联系起来。在金秋时节,聚集亲朋好友来吃螃蟹,已经成为一种表达休闲的文化享受。吃螃蟹逐渐成为文人的象征。

李苦禅的《三只螃蟹》,纸上水墨,90×32厘米,1937年

《世说新语》中有一句话:“当你得到酒的时候,你会有上百艘迎宾船满载而归,四点钟的时候,你会尝到两端的甜味,右手拿着酒杯,左手拿着蟹爪,你会对你的生活感到满意!”这是南北朝时期著名学者毕卓的人生理想,他喝螃蟹,吃螃蟹。诗人李白曾写道:“蟹爪是金液,恶丘是蓬莱。我们必须喝好酒,骑着月亮在高高的平台上喝醉。”不遗余力地赞美螃蟹,这是世界上罕见的一道菜。

李苦禅秋季趣味地图,彩纸,69×46厘米,1979年

《红楼梦》第38章“林小祥的主笔捕捉菊花诗、薛恒的讽刺和蟹咏”,详细描述了大观园吃螃蟹的场景——桂花香的季节。人们聚集在海棠诗社吃螃蟹、喝酒、写诗,可谓极为精致。曹雪芹也借用了贾宝玉的话,说:“拿着钳子在广西更像树荫。给蒋星倒醋真是疯了。”在凉爽清新的地方吃螃蟹,用醋捣碎生姜,似乎让我兴奋得发狂。几句话无疑会揭示吃螃蟹的兴奋。

丰子恺《秋天喝黄花酒》,彩纸34×30cm,1961年

徐渭的《金甲》(当地),纸墨,127×32厘米,明代

清代学者李渔作为螃蟹的“狂热者”,在螃蟹每年上市之前就开始存钱买螃蟹。全家人都笑着说,他的生命是螃蟹赐予的,并称他的“钱换螃蟹”为“钱换生命”。买了螃蟹后,李渔开始担心季节的可持续性,所以他选择绍兴刻腌醉蟹冬天吃。

朱屺瞻蟹酒,纸墨,33×45厘米,1984年

关于如何吃螃蟹,李渔也有一些见解。他坚持认为螃蟹属于“世界上的好口味,好处各有不同”。因此,所有的油炸,油炸和油炸都是镀金和破坏成分。他们嫉妒螃蟹的美味。在李渔看来,螃蟹应该在蒸过后放在桌子上,而且它们必须自己去皮才能品尝。如果有人帮忙,那就没意思了。

朱屺瞻,蟹黄花束,彩纸,68×68厘米,1987年

李渔称赞螃蟹:“新鲜又肥,甜又腻,白如玉,黄如金,它们充分利用了颜色、香味,无所事事。”在他看来,没有什么比得上螃蟹,如此疯狂,难怪李渔在《我对这种生活不感兴趣》中写到吃螃蟹

=========

《画中的螃蟹》

齐白石蟹,纸墨,69×36厘米,1947年

“我不知道庐山是否辜负了我的期望,我是否不吃螃蟹,我是否辜负了我的胃口。”螃蟹作为一种必须食用的食物,受到古人的高度赞扬。在金秋时节,赏菊、写诗、喝螃蟹已逐渐成为文人必备之物。画家们也画了螃蟹,为这种感情建立的事情增添了一丝魅力。

传说李余灿一次吃20到30只螃蟹,他还雇佣专门的螃蟹奴隶来处理螃蟹的购买。著名画家徐悲鸿是一个既喜欢螃蟹又喜欢螃蟹的人。他曾经说过:“鱼是我的生命,螃蟹是我的敌人,如果你遇到敌人,你不会被杀死。”

张謇用彩纸绘制了清代51×17.7厘米的“双蟹图”

郎陈宝的“墨蟹”,纸墨,53×17厘米,清代

郎陈宝的“墨蟹”(当地),纸墨,53×17厘米,清代

《云林堂饮食系统集》是元代著名画家倪瓒编纂的“食谱”,其中记载了一种“螃蟹烹饪法”——用姜、紫苏、陈皮和盐烹饪,只有火煮透了才能翻过来,煮透了才能食用。旋转、煮和吃螃蟹更好。一个人可以做两个。我又煮了一次。磅橘子和醋。”

徐渭的《蟹鱼图》,纸水笔,29×79厘米,明代

清代28×27厘米彩色丝绸匿名“荷蟹图”

倪瓒不仅详细描述了如何烹饪螃蟹,他还强调一个人最多只能烹饪两只螃蟹,如果不够的话,再烹饪一次,以免破坏食物。对螃蟹的这种爱表明倪瓒有多喜欢这种美味。

沈周的“郭锁图轴”,纸笔,49.4×31厘米,明代

明代书画大师沈周不仅擅长描绘山水人物,还擅长画螃蟹。在他的作品《郭锁图轴》中,沈周用淡墨勾勒出蟹壳和蟹腿,然后焦墨勾勒出蟹壳的爪尖和凸起部分。最后,他用厚厚的墨水画了双蟹爪,背景是一缕稻穗,一只凶猛可爱的螃蟹跳过水草跳到了纸上。

傅山的《鲁东秋蟹画》,56×73.5厘米,墨写在纸上,写于明末清初。

傅山是晚明的书画大师,擅长画山水、水墨、竹子等静物,但螃蟹在他的作品中更加生动可爱。傅山在他的作品《芦荡秋蟹》中描绘了两只在芦苇丛中游荡的螃蟹。无忧无虑和迷人的形象让人们更喜欢螃蟹。

齐白石的《深夜喝螃蟹,早发》,水墨画,104×33.5厘米,1945年

说到著名的螃蟹画家,齐白石是必须提到的。他经常一起画秋蟹、酒壶和酒杯,展示了酒蟹的温馨场景,并伴有“我今天很开心,我赊了一大盘奶油”的字样。他强迫长安为客人唱赞歌,并关上门举灯删除诗歌。“这本书的题字使作品充满了生活趣味。

齐白石,《菊花蟹三色,水墨》,137.5×34厘米,1953年

谈到画螃蟹,齐白石曾经说过:“玉吉平殿后面有一口井。秋天的苔藓在井里有蔓延的空间。绿色是混合的,胖螃蟹经常穿过它。我仔细地看着它。螃蟹尽其所能,一举一动。虽然他们有很多脚,行为也不混乱,但他们不知道那幅画或那幅画。”观察如此细致,齐白石作品中的螃蟹极其优雅。

徐渭的《金甲》,纸墨,127×32厘米,明代

螃蟹除了其迷人的天真外表外,还有独特的横向姿势,明代艺术家徐渭将其融入到自己的艺术作品中。在《金甲》中,徐渭用奔放的笔墨勾勒出蟹肉爬行的姿势。虽然形状很简单,但它在形状、质地甚至表达上都相当生动。在这幅画的右上角,许巍写了一首诗:“如果你抚养一个孩子,你将无法认出这个标记。说到黄甲,你只能听他一个人说。”这里的“黄色盔甲”不仅指螃蟹,还指那些通过科举考试的人。

徐渭的《蟹鱼图》(部分),纸笔,28.7×98厘米,明代

照片中的螃蟹象征着通过科举考试的人。许巍嘲笑那些胸无大志、只能依靠关系或金钱来获得成功的小人。图画和诗歌的结合使作品意图传达的讽刺更加明显。

清代道光时期的内阁画家涂赵霖在他的水墨画《芦蟹图》中勾勒出三只平行的螃蟹,并题写道:“明海猖獗,我读了所有关于清浊的东西。”当时,国内洪水严重,猖獗的三只螃蟹就像那些无所事事的官员。画家借此机会强烈讽刺腐败的官场作风。

徐渭的《秋蟹图》,纸墨,19.5×36厘米,明代

尽管具有讽刺意味,画家们仍然非常喜欢螃蟹。例如,徐渭在他的诗《秋蟹图》中写道,“稻熟河村的蟹很肥,它的双钳子像纯泥。”螃蟹直立在绿色泥浆中的形象被生动地描绘出来。

王雪涛的《螃蟹和秋菊》,彩纸,69×46厘米,1948年

朱屺瞻菊花蟹,彩纸,68×68厘米,1986年

在艺术作品中,螃蟹有时有一种“艺术美”。画家经常在一幅画中同时描绘螃蟹、菊花和葡萄酒。新鲜的秋菊、肥蟹和一壶酒很有感染力。这些图像生动地展示了艺术家们的闲暇。它让人们似乎闭上眼睛,看到初秋夜晚独自吃喝的悠闲景象。

十月的金秋,让我们以文人为榜样,准备雕酒,和朋友一起品尝螃蟹。

没有高科技如何创造身临其境的艺术展?

假期的最后一天!你为什么这么焦虑?

你一定要出去玩吗?你不能在家躺着吗?事实上,躺下也是艺术!

[主编,温/许一凡]

[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哈珀集市艺术系创作的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]

pk10注册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投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gh2live.com 沙村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